已经是坨废纸了

一个热爱冷cp的叶蓝党!

在各种cp中游荡(白嫖_(:зゝ∠)_)

独自在冷cp的坑里瑟瑟发抖
家教1859(˘•ω•˘)
黑篮青绿偏all绿(•́ω•̀ ٥)
名柯系列柯基/新快/all快(´▽`ʃƪ)
元气囝仔浩清(〃'▽'〃)


萌的冷cp太多写不下了,先到这里吧(◦˙▽˙◦)


总之感谢所有产粮的太太,请收下我的小红心小蓝手✧⁺⸜(●˙▾˙●)⸝⁺✧

感觉已经几年没画过东西了,当年我还立志要成为一名画手,现在已经成功一半了,我已经是个成功的画渣了!【握拳】

人体什么的对我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反正我也学不会_(:зゝ∠)_

小清新选手绝不开车!



叶蓝小电影群三十天开车活动

题目:题目这种东西我没有我只是来凑数的_(:зゝ∠)_
时间:三十天之后的818
当然,作为小清新选手,开车是不可能开车的,这辈子都是不可能开车的_(:зゝ∠)_

    蓝河靠在公司落地窗玻璃上看着窗外的大雨内心疯狂波动甚至有点想哭。
    好好的艳阳天儿说下雨就下雨,一点都不讲道理。
    本来自己今天下班后主动留在公司加班都还挺好的,谁知道会突然赶上下雨啊T﹏T
    正靠着窗玻璃长吁短叹想着雨什么时候能停,身后突然传来吱呀一声……
“!!...

【叶蓝】【非正经预告】邀请您赴一场三十天的旅行,直达七夕

叫我阿远姐姐:

时隔没几天,叶蓝小电影群的我们又来“翻云覆雨”了 ,带来群内第四次活动!
 


一辆上了没到站就不准下去的长途汽车,29位职业非职业赛车手轮番上阵,给您带来绝对刺不刺激我也不知道的绝佳体验



三十天,三十题,三十次深入♂爱情。情爱不止一种模样,可以温润如水,也可激情四射。是谁欲红了眼,是谁喘声连连,三十天里再见分晓。



想知道三十天有什么嘛?



据我不靠谱的数学和归纳能力,保底预告:七种姿势,七个场景,七种花样,五种道具



这个数据基于三十题本身,各位车手大人如何发...

【叶蓝】字母走向



题目由要求多的基佬紫阿紫 @紫星空shmily 提供_(:зゝ∠)_

因为没写过所以不是很懂_(:зゝ∠)_

重点在于我又还了一笔债_(:зゝ∠)_

01 Adventure(冒险)

蓝河决定去告白。

02 Angst(焦虑)

飞往杭州的航班延迟了。

03 Crackfic(片段)

叶修嘴角勾起笑意将人揽入怀中。

04 Crime(背德)

在一些人眼里这是对他们在一起的定义。

05 Crossover(混合同人)

“我是你的后世,这算自攻自受吗?”

06 Death(死亡)

如果我们在一起,那就无所畏惧。

07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蓝...

【叶蓝】我是很认真在写虐梗的



    看着远处牵着手秀恩爱的小情侣,蓝河心里不免有些失落。
    “我也好想可以手牵手跟你一起走在阳光下……”
    “……”
    叶修沉默了,深吸了一口手中的烟,把烟头踩灭,认真的看了看低落的蓝河,半晌,才把人带进怀里轻声安抚道:
    “小傻瓜,谁让我们是吸血鬼呢。”

    “我觉得最近头好重啊……”蓝河已经几天都这样了,他觉得非常的不舒服。
    叶修转头看了蓝河一眼,...

虽然没画完,但还是占个tag_(:зゝ∠)_
我勤奋一点应该能学会画画的吧_(:зゝ∠)_

【叶蓝】戏精夫夫的日常小段子



我绝不会轻易的狗带_(:зゝ∠)_
发个小段子证明我还存在_(:зゝ∠)_

你知道么,我一直很想成为一种人。
哪种人?
你的人。
    最近网上特别流行土味情话,许博远跃跃欲试。
    于是他打算跟叶修分享一下。

    蓝河:“你知道么,我一直很想成为一种人。”
    叶修:“社会人?那你已经成功了,你的发型已经很社会了。”
    蓝河:“……(╯‵□′)╯︵┻━┻你这个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的!”

    “叶修...

心很累

紫星空shmily:


黑子闹事不是团结一心,而是顺着黑子的被牵鼻子走


真的想笑,但是又想哭。


要挂ooc也不是不行


为什么偏偏却是选择了黑子还没走,正在闹事的时候?


圈里自我分裂,硬推人出来承担,还沾沾自喜搞了革命。


呵!


知不知道那些黑子背地怎么耻笑我们的圈子?


我入全职坑虽然才半年,写文不过四个月,但是最起码还是知道面对黑子该怎么做


该拉黑就拉黑,该无视就无视


自家的问题,大可等黑子离开之后再自己内部解决,而不是傻傻的让人看笑话


对于A粉来撕逼ABcp,自然只会撕B角色,绝对不会撕A...

【叶蓝】竹叶青的故事该叫青蛇传还是绿蛇传好呢?



仿佛灵魂互换的老叶和小蓝_(:зゝ∠)_

    许博远是个教书先生,许博远是个有远大志向的教书先生。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挂在树上的蛇吐出鲜红的蛇信,豆大的红眼睛透出几分鄙视。
    “哎呀,你不要打岔嘛,蛇兄。”许博远面上露出几分嗔怪。

    许博远正在和一条蛇说话,是的,一条蛇。
    许博远是镇上仅有的五位教书先生之一,在这个平均知识水平不高的蓝溪镇,算是比较受人尊重的有些地位的人了。
   ...

1 / 11

© 已经是坨废纸了 | Powered by LOFTER